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介绍 > 时隔五年回归 钟嘉欣:我上了人生速成班-中新网

时隔五年回归 钟嘉欣:我上了人生速成班-中新网

发布日期:2021-11-20 02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羊城晚报:第一次跟郑嘉颖和马国明合作,感受如何?

  跟小朋友相处,要多对他们说“我明白”

  钟嘉欣:首先我不会让他们觉得我是个大人而他们是小朋友。我会尽量把自己的姿态放低??蹲下跟他们说话,聊天的时候说很多“我明白”。当他们知道我是真心想跟他们做朋友的时候,就会特别听话和合作,所以拍摄时基本没遇到什么难题。唯一就是现场有个小朋友对广东话不太熟练,每一场戏我都会花一两小时跟他一起背剧本、教他咬字。孩子很用心,而且学得挺快的。

  羊城晚报:拍摄现场有不少儿童演员,你跟小孩子相处有什么技巧和经验?

  马国明勤奋好相处,郑嘉颖慢热有点酷

  羊城晚报:在之前一个采访里,你说《星空下的仁医》剧组里面郑嘉颖最凶,为什么?

  羊城晚报:三人组里面,只有马国明没有孩子,但他又是你们3人中扮演医生的经历最丰富的人。你们有没有互相交流经验?

  钟嘉欣:马国明给我的感觉就是听话、乖仔、勤奋,很容易相处,不会给你压力。嘉颖感觉比较酷,而且跟我一样很慢热,聊剧本的时候需要多花点时间去理解对方,但他非常愿意鼓励和帮助人。我们互相没那么了解,拍戏的时候反而会出现一些临场应变的情况,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。

  钟嘉欣:我参考了一些无国界医生的资料、把台词里的专业名词背得滚瓜烂熟,这样才能演得自然。另外,还看了一些医疗剧和一些讲友情的剧,因为这部剧很强调我跟郑嘉颖、马国明之间的友谊。老公其实没有给什么意见,因为他不会广东话,也不会看剧本,所以我工作的时候很少问他的意见。但他鼓励我享受拍摄的过程,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。

  拍摄趣事

  羊城晚报:章以芯是一位曾参加无国界医生工作的心胸肺外科医生。剧中你有不少专业名词的台词和手术场面,为此做了什么准备?你的丈夫也从事医疗相关的职业,他有没有给什么建议?

  成为母亲

  羊城晚报:娱乐圈流行“少女感审美”,而在很多观众心目中,你是一直都像少女一样青春、活泼和可爱。但人总归会长大,你觉得少女感对你而言是个负担吗?

  钟嘉欣自从2016年结婚以来便迅速远离荧屏,把人生重心放到家庭与一双子女身上。她上一次在剧集露面是2018年的《再创世纪》??剧组在她定居的加拿大取景,她便顺便客串了几个简单的镜头。《星空下的仁医》是钟嘉欣继2016年《警犬巴打》后再次担纲港剧主演的作品,她的出现,难免让观众再次回味起那个多彩的港剧时代。

  保持少女感固然很好,蜕变和成长也是福气

  羊城晚报:在拍摄过程中,你跟小演员之间有发生什么趣事吗?

  首次合作

  未来希望能演个反派

  长相甜美、性格乖巧的钟嘉欣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娱乐圈清流,而她在婚后迅速离开荧屏、进入家庭,则让不少观众怅然若失。在采访中,可以感受到钟嘉欣打从心底里享受家庭生活,她说结婚生子让她迅速成长,变成一个更好的人。成为妻子、成为母亲与成为自己,其实并不矛盾。

  钟嘉欣:以前很多剧集的感情线讲的都是爱情和家庭,但《星空下的仁医》却着重讲友情,挺特别的。在我看来,这3个人其实都是“大小孩”,他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,多年以后又有缘分重新相聚,不需要太多言语就可以明白对方。我想,我们这个三人组应该会让观众感觉很新鲜,因为我们之前没有一起合作过。

  

  没有港剧迷能抵挡这一幕。

  

  钟嘉欣:TVB在开拍的半年前联系我,章以芯这个角色马上吸引了我。她是一个很有使命感、很潇洒有型、很有爱心的角色。当了妈妈之后的这几年,我成长了很多,所以我有信心应付这个角色。此外,这部剧的题材与小朋友相关,我很有兴趣,便跟家里人商量要不要接下这部剧,并在去年6月回到香港拍摄。

  羊城晚报:如果《星空下的仁医》不是你最后一部剧,未来你最希望演怎样的故事和角色?

  三人组展现珍贵友情

  时隔五年出演剧集《星空下的仁医》 钟嘉欣:我上了人生速成班

  羊城晚报:自从2016年结婚后,你基本都在加拿大生活。《星空下的仁医》这个项目如何打动你回到香港拍剧?

  羊城晚报记者 胡广欣

  钟嘉欣:我觉得每一套戏都是学习的机会,这次拍《星空下的仁医》也一样。其实这次遇到很多困难。家人因为疫情无法回香港,导致我要跟他们分隔5个月,这令我的状态很不稳定。我想起了19岁的时候一个人离乡别井,但这次离开的是自己创造的家庭。每次在电话里听到孩子不舒服,我都会很担忧。拍摄上也有很多挑战,疫情导致很多景未必能借到,又要迁就小演员们上学的时间,剧本也改了很多次。但这次我学会了随机应变,必须做出适当的取舍:尽量做到最好,但做不到的就要果断舍弃。

  钟嘉欣:哈哈,是因为他的角色啦。许甘枫是所有角色里最急性子、有脾气的人。嘉颖本人是不凶的,他比较有威严,因为他是剧组里演戏经验最丰富的,所以大家都比较仰仗他,叫他“大佬”。

  羊城晚报:你会如何形容章以芯、许甘枫、况丛昕之间的关系,贺州:控制客流 错峰游览-广西新闻网

  

  现实与剧情的互文让人梦回10多年前,胡杏儿、杨怡、徐子珊、陈法拉与钟嘉欣五花争艳,美得姿态各异,小小的荧屏因她们而热闹非凡。10多年后,有人毅然息影,有人进军内地,有人逐梦好莱坞,也有人回归家庭。生活在继续,可观众们最熟悉的港剧里的她们,却已许久没有更新。

  钟嘉欣:谢谢观众喜欢我演绎的章以芯。过往我演过很多不同类型的角色,但大家记得的还是常在心、好彩妹等“乖女”角色。每个人都会散发自己的能量,可能我给人的感觉就是乖乖女吧。以前的我的确挺小女孩的,但我觉得自己没大家想象的那么软弱。年纪小的时候比较单纯可爱,随着年纪渐长,经历更多不同的事情,就会获得成长。大部分人都是这样,我也是。有了家庭之后,我成熟了很多。

  钟嘉欣:谢谢大家觉得我有少女感。但我其实从来都是做自己而已,感谢爸妈让我在一个有爱、安全的家庭下成长。我也觉得自己挺乖巧听话的,工作就工作,工作完就回家,澜湄青年交流合作中心理事会线上召开-广西新闻网,会教坏我的事情我坚持不做。所以这么多年来,我的性格上都没有太大改变。我也想一辈子都有少女感,但蜕变和成长也是一种福气。我很接受自己变得成熟,但希望在成熟里还能保持童真和初心。我希望到自己老的时候,心底里仍然住着一个少女,这样才会对世界保持好奇。 【编辑:朱延静】

  钟嘉欣:能成为一名太太和妈妈是我人生中最有满足感的事。我很感恩可以经历结婚和生小孩的过程,没什么比这个能让我更快成长。跟小孩和丈夫相处,需要很多体谅、包容和耐性。结婚生子就像个速成班,让我迅速学会如何管理时间和与人沟通。人生在世,我希望可以活得潇洒和有爱,这个过程是不容易的,我正在努力。希望我可以变得更有耐性、更懂体谅、带着爱看世界,成为子女的榜样。

  钟嘉欣:他是个很有经验的演员,而且之前跟香香(岑丽香)演了《宝宝大过天》,不需要问我们的意见都懂得怎么跟小朋友相处。他会跟我们分享一些演医疗剧的技巧,比如拍手术场面的时候其实不需要死背剧本。因为这些场面的变数通常比较大,很可能临时改。现场会有专业医生指导,我们只要在拍摄的时候跟足医生教的手势和台词就可以了。

  羊城晚报:看来你很享受妻子和母亲这两个身份。对你而言,结婚和生子如何改变了你?

  羊城晚报:入行这么多年,参与过数十部作品,哪一次的拍摄经历对你的影响最大?

  此次回归,钟嘉欣看起来仍然乖巧,却又多了几分干练和成熟。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,她说那是成为母亲和妻子给她带来的礼物。现在的她享受照顾子女和家庭,但并不打算完全放弃表演:“我觉得自己生来就是要表演的,我暂时还很年轻,如果时间和剧本允许,我仍然会去做,无论唱歌还是演戏。”

  TVB台庆剧《星空下的仁医》正在翡翠台与埋堆堆app热播,播出一周后豆瓣评分飙升至9.1分。钟嘉欣的回归无疑是这部剧的卖点之一,她饰演前无国界医生章以芯,与马国明饰演的况丛昕和郑嘉颖饰演的许甘枫是老同学。第一集里,久居国外的她回到香港,拍着马国明和郑嘉颖的肩膀道一声:“我回来了。”

  羊城晚报:很多网友夸你在《星空下的仁医》表现得很干练,这有点颠覆观众对你的印象,因为以前你在TVB演了很多可爱、天真、斯文的乖乖女。你是怎么看“乖乖女”这个标签的呢?

  钟嘉欣饰演的章以芯、郑嘉颖饰演的许甘枫、马国明饰演的况丛昕这“铁三角”的关系也是《星空下的仁医》的主线之一。3人是老同学,许甘枫和况丛昕因误会而生了芥蒂,章以芯则充当两人的黏合剂。很多观众关心,这3人是否会发展成一段三角恋?钟嘉欣却笑而不谈,只是说:“如果我是章以芯,应该不会选医生当男朋友,他们太辛苦了!”

  钟嘉欣:我觉得饰演病人翁巧乔的小演员很聪明、很单纯,看到她就像看到我自己小时候。她是个很爱音乐的女孩,而且原来她很喜欢我的歌。我在戏里要弹拇指琴,她特地自己买了一台,学了一首我的歌弹给我听。她很漂亮、很甜,我相信她长大之后一定是个大美人。

  《星空下的仁医》是一部以儿科为题材的剧集。钟嘉欣坦言,这正是吸引她参演的原因之一。成为两个小朋友的妈妈之后,钟嘉欣更懂得也更享受与孩子相处。她说:“每次看到我在剧中的病人,我都觉得自己很像妈妈,很想呵护、鼓励和帮助他们长大。”

  钟嘉欣:我暂时还很年轻,如果时间和剧本许可,不影响家里人太多,我也有信心和兴趣,我仍然会去做,无论是唱歌还是演戏。这次我为剧集写了一首歌《好好珍惜自己》,希望这首歌能给听众带来祝福。我希望将来还有机会演戏,什么角色都行,或许可以试试演反派,我有信心驾驭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